首页  »  综艺  »  叮咚上线!老师好
叮咚上线!老师好更新至20201015期
叮咚上线!老师好
别名:
主演:内详  
类型:综艺
导演:内详  
地区:大陆
年份:2020
语言:国语
简介:《叮咚上线!老师好》是一档互动知识分享节目,于2020年7月27日起每周一至周四晚19:30在湖南卫视播出。节目打造全新的全年龄青春课堂,一批有颜有型另有才的老师将上阵,挑战趣味性知识输出。

最近的闲暇时间在一个人梳理早期电影史,目前相对来说比较清晰的眉目是:

从乔治·梅里爱开始,电影开始衍生出不同的发展方向——鲍特和格里菲斯作为两个集大成者基于戏剧/文学理论对电影叙事手段的探索;先锋派对纯电影的、超越叙事表达(内心现实高于外部现实)的探索而分阶段逐步进化出的印象派、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与蒙太奇。由此正式将电影-现实的关系划分为呈现客观现实故事-呈现内心现实印象的两个分野。此后至今,几乎所有影视创作者的影像陈述都几乎徘徊于二者之间。甚至纪录片领域的直接电影与真实电影之争亦是如此。

记得近一年前自己也还发过这么一条广播:

表情包、影像媒介的大受青睐说明了如今是一个回退到语前语言的时代——语言的形成是将自然生活捕捉后抽象化、概念化的过程。因此辞令往往复杂而多变。从交流的层面来说,语言的效率其实是低下的。语言作为沟通双方的「中介」需要双方对这一「中介」的理解达成一致,而这几乎不可能实现,于是「误读」就成了普遍的现象。影视视听语言乃至表情包,因为其直观、粗糙、原始的呈现方式,在交流的过程中直接诉诸感官与情绪,排除了理解−思考−反馈的诸多环节,更接近于动物性的本能,带来了更为丰富、更为浓烈的接受体验。于是它们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创作者依靠的创作心智无非两种:

想象力与生活阅历。

以上三点,是我对友邻@Sinkbridge 这部作品内容产生不足、惊喜与一些好奇因素的前提。

接下来进入正题:

一、观众也许欠缺一个足以聚焦、审视情境的视点(聚精不会神)。

其实大多数刚开始拍片的人都容易犯这一个毛病,因为很难自始至终地明确自己作品想要陈述的核心情绪。素材对现实捕捉的不到位、对人物内心挖掘的浅尝辄止(很多时候存粹只是因为自顾不暇)、多线索在拍摄进程下难以把控的混乱处理……尤其是当不妥协的创作者决定一个人包揽编、导、摄、录、混、剪的时候。这造成了创作者的注意力集中于对个人表达的完善与拯救,而疏于思考观众与影像之间建立起的逻辑/因果关系:我应该将自己代入进哪个角色?有什么元素足以将我拖拽进影片中的情境?

通过影像对文本的逆推(或是不合时宜的揣测),《浮尘弥漫》意图的初衷也许是对燕园隐形群体的关注。这不成问题。但在情节剧的框架下,要对一个群体报以关注,不能仅限于对行为与对白的编排,更重要的是对冲动(引导动机产生的情绪,这符合影像语言对生物本能的利用)与潜台词(依然是本能)的开掘。因此,教室争执成为观看最酣畅的一场戏。其他部分,则不免存在着一种「脱缰」感:周敏父母离异的缘由、周敏母女的隔阂、梁岩哥们儿诈骗的打算、每文与梁岩对自我真实身份的遮掩与忐忑这些人物关系上的「心照不宣」与各自生活中的「难言之隐」(不然英文名Silence Then白叫了),都没有被剪辑有机地整合在一起,形成结构上的呼应感。情景与情境之间沦为了单纯的罗列,而不是触类旁通的浑然一体。时空观也不够自由。

一个小小的建议:如果在一些关键桥段使用类似《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萨利机长》的匹配剪辑(比如梁岩在宿舍砸酒瓶-周敏母亲失手打碎鱼缸;每文为梁岩开门-周敏母亲为梁岩开门),不仅能更密切地凸显这一出燕园浮世绘共通的困境,也可以省略掉大段大段与其说是角色交流不如说是用来推动情节进展的对白,避免那些隐藏在抽象文字间的线索与情绪流失,而是借由影像呼之欲出。其实不少思维零散、叙事功力并不成熟的导演(比如《路边野餐》中用长镜头的毕赣),就是以这种对常规叙事的破坏(达达主义:破坏即是创造)来实现了与观众情绪的桥接。

二、双生花结构的惊喜与欠奉。

基于打造一出燕园浮世绘寓言的设想,周敏与每文这对沦陷于升学困局的双生花可以理解为梁岩自身困局意识的投射,也可以理解为普罗大众「心照不宣」「难言之隐」的汇集。但想象力与阅历的结合在片中显然还不够彻底。已经有另一位友邻@Versten 在短评区疑惑:究竟是共时态的双线并行,双生花—男主的结构?还是中间加入闪回,几位主角被一条线串起来?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对情节理解的疑惑,想来还是因为本应是印象/超现实流的作品采用了戏剧电影的影像陈述语法。不过这种表达着-观众之间鸡同鸭讲的困局,同伪造身份的燕园隐形人们的困局,也不失为一种作品内外有趣的镜像互文呢。

另外双生花的结构是动态的、变换的,这重起伏回环的关系相比很多同题材作品干瘪的符号隐喻(说的就是除了《回归》之外的萨金塞夫)是极其鲜活的。但要是梁岩与他哥们儿或者是一些其他角色也能形成双生草的关系呢?这出燕园浮世绘兴许就更加饱满了吧。

另外加一句,对时刻遮掩自身身份的燕园隐形人们来说,尊严问题也是一柄时刻悬在他们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情节剧中构建一场关乎自尊的丢失与争夺的戏(其实教室争执已经多少触及到了这一点),对作者表达与观看节奏的共振都是一个好的处理。

三、用黑白拍是因为省事吧?看完导演的笔记果然没错哈哈哈哈。现在想说的是创作千万不能熬太久,否则自己迷失在一堆素材里失去分辨力不说,后期过程中作者本身生活阅历的提升和充盈与对作品想象力的逐步匮乏造成的意识错位,很有可能成为浇灭一个作者创作热情的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