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国产剧  »  欢乐颂
欢乐颂41集全
欢乐颂
别名:
主演:祖峰刘涛杨紫王凯蒋欣  
类型:国产剧
导演:内详  
地区:大陆
年份:2016
语言:国语
简介:心怀梦想的大龄“胡同公主”樊胜美、世家望族中有才德的女子也有钱有势人家的女儿闷骚文艺女关雎尔、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综合体邱莹莹,在海市合租一套房,与高智商的海归金领安迪、做事从不按出牌的富二代小妖精曲筱绡,同住在一个名叫“欢乐颂”的中档小区的22楼,五个女人如春天的兰花,秋天的菊花各有值得称道的地方,各领风骚,上演着22楼版的“绝望的主妇”,认识一致,共同努力地解决了安迪的神秘身世的问题、曲筱绡与同父异母的两个哥哥争家产的问题、樊胜美沉重的家庭负担的问题、邱莹莹的有处女情节的男朋友的问题、关睢尔的警察男友是不是在家庭背景上撒了谎的问题……生活虽然一地鸡毛,但仍要欢歌高进,生长之路虽有玫瑰有荆棘,但什么都不能阻挡坚强的心。

刘涛刘涛

安迪 | 刘涛

纽约归国的高级商业精英,投资公司高管。高挑美丽、气质出众的冷美人。特立独行,精准如公式的言谈举止和海量的知识储备令人印象深刻。高智商低情商的代表,强悍的工作能力下,是纯真如婴儿的心。对数字极为敏感,逻辑思维强大,外表冷淡不好接触,实则怀揣身世之谜,随时活在怕自己发疯的高压之下,不敢与人多做接触,在爱情上更是白纸一张。归国本是为了寻找弟弟,却在身世之谜逐渐揭开的同时,意外地收获了友情与爱情。

王子文王子文

曲筱绡 | 王子文

精灵古怪的富二代。初入商海的小老板。有刺的玫瑰花,魅力超群的小狐狸。好玩,有趣,真实犀利不矫情。从小在关系复杂的家庭长大,虽不学无术,却人情练达、智计百出,管得了公司搞得定男人,是人精中的战斗机。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对人对己毫不手软,平庸的生活由她过来,便是妙曼多姿活色生香。无聊生事有之,爱恨分明有之,一针见血有之,心怀恻隐亦有之:这姑娘活得肆意潇洒、我行我素,能让你恨得牙痒痒,又能让你爱到心窝子里去。[6]

蒋欣蒋欣

樊胜美 | 蒋欣

出身贫寒的"胡同公主"。外资公司资深HR。美貌如花,却偏偏生长在重男轻女的贫寒家庭,父母的不公让她耿耿于怀,工作后更屡屡被兄长拖累,赚来的钱全填了家里的无底洞。讲义气、好帮忙,更爱打肿脸充胖子,哪怕再艰难窘迫,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露出疲态:善良和虚荣就如她的一体两面,让人感叹更让人唏嘘。苦苦支撑的她一心想找个金龟婿一劳永逸,却渐渐领悟到,只有自立自强,才能真正改变人生的轨迹。

杨紫杨紫

邱莹莹 | 杨紫

来自小城市的平凡姑娘,普通职员。轴,二,做事莽撞不顾后果,凡事拎不清的她常让自己陷入窘境,也连累别人不得安生。父母从农村来到城市,一心盼望她在大城市站稳脚跟,可没有才能也没有美貌,平凡的她在海市过得举步维艰。不过杂草也有杂草的生存方式:为了爱情委曲求全,为了工作拼尽全力。这样的人生或许不够精彩,但谁又能说,这不是生活最常见的姿态。

乔欣乔欣

关雎尔 | 乔欣

家境良好的乖乖女,外企职员。二十年来一直按部就班,过着父母早就替她规划好的生活。文静内敛的性格往往让人忽略她的存在,家教良好、知礼懂事更是她一贯的标签。可见到那个男人的瞬间,情窦初开的她发现自己循规蹈矩的心里,也一样有着叛逆的火苗。看着身旁的女孩或工作或恋爱,她第一次问自己,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要过怎样的生活。

王凯王凯

赵启平 | 王凯

书香门第出身的高材生。大医院主治医师。高大英俊卖相佳,聪明机智有情趣,加上闪闪放光的学历和主治医生的头衔,活脱脱就是"青年才俊"的最佳注解。不同于寻常书呆子的迂腐,赵医生是把学历转化为魅力的典型,工作时诚实可靠风度翩翩,玩起来淋漓尽致绝不含糊。闷骚的他济世救人却不自高一等,心有底线而又绝不矫情--虽然有点知识分子的傲气和清高,但这个高大上证明了,不是循规蹈矩才算精英,当个好男人也一样可以精彩纷呈、洒脱有趣。

祖峰祖峰

魏渭演员祖峰

白手起家的大老板。投资高手。聪明绝顶,其貌不扬,心思深沉难揣测,经过金融风暴的资产插水,再到兢兢业业东山再起,这个男人郁积了太多的沧桑和感悟。自负看透世情,对谁都怀着三分算计五分防备,让人敬佩之余难以亲近。安迪的聪明美丽让他惊讶惊艳,如白纸般的纯净更深深吸引着他。老于世故的他怎么也没想到,人生最大的难题,是在自己与爱情之中做一个选择。

张陆张陆

王柏川演员张陆

家境普通。起步阶段的小老板。与樊胜美是同学,一直暗恋着她。虽然没有出众的才华,但出身平凡的他踏实肯干,卖力打拼,一心想在海市站稳脚跟。有虚荣的一面,也有比别人多的诚意与坚持,是个肯负责任的男人。在樊胜美面前可以低到尘埃里去,甚至知道她家庭的窘况后也不退缩,心甘情愿背负起两个人的人生。可面对樊胜美越来越多的要求,他渐渐感到力不从心。

靳东靳东

谭宗明演员靳东

大老板,安迪的顶头上司,海市生意界传奇人物。圆滑世故,烟火味中又透着几分豪爽,是典型的生意人。与安迪多年同学,对她有过好感,却没有承担她人生的勇气,后成为知己好友。游戏人间,烟酒女人一样不少,骨子里却自有一份仗义在。对安迪而言,他既是最好的老板,也是人生中最可信赖的朋友。

杨烁杨烁

包奕凡演员杨烁

富二代。集团副总。英俊风流倜傥,开屏时如孔雀般耀眼,却绝非草包一个。父母矛盾重重,家族企业内阵营分明,各谋私利,更是让即将接手的包奕凡苦恼不已。天生的统帅者。有眼光,有行动力,更有身居上位者的强悍气魄,一心想将家族生意转换为公司经营,略显轻浮的外表之下,却是踏踏实实做事的心。精通社会规则,而不失明朗赤诚——这个男人花哨而不肤浅,世故而不油滑,对人也好、对事也罢,一旦认准了,就不会轻易放过。

欢乐颂《欢乐颂》既是婚恋指南,教人辨识各色男人更教人尊从内心去爱;也是职场宝典,既有江湖规矩也有生存指南。通过安迪、曲筱绡这些精英们如何处理自己的平常际遇,樊胜美、关睢尔、邱莹莹这些普通职场搏位者又是如何在奋斗的路上不失去本质之美,一步一步、一天一天地诠释了几种女性改变命运途径的艰辛与技巧,处处闪耀着处世智慧,堪称一部女性成长完全手册(搜狐娱乐评 )。

《欢乐颂》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始终传递着与时俱进、积极向上的价值观--剧中从不回避五个女性各自的缺点,在生活、职场和爱情中犯的错误,但同时,不管家境如何,资质如何,处境如何,她们又都在努力工作、积极生活、互相友爱着,在不断变得更好,展示着女性命运、情感、行为方式、思维习惯在21世纪中国大发展的大气候中的成长轨迹(新浪评 )。

作为一部都市女性剧,《欢乐颂》并未包裹在女性成长爱情的套路之下,它从女性视角出发,在格局上进行一定创新。从播出的剧情来看,故事虽侧重于辅线的铺设,但剧情却不落俗套,加之不傻白甜不玛丽苏的人设,在开播首日便俘获了观众的好口碑。(新华网评)


原文标题:After The Sing Off – An International A Cappella Debate

By Nate George, David Michael Loucks, Stephen Saxon, Tom Keyes, Deke Sharon, Willy Eteson and Florian Städtler
 
2月7号这一天,一条值得纪念的留言出现了在Facebook上,那是一场由一群阿卡贝拉艺术家发起的讨论。这场令人激动的在线讨论发生在Red Harmony,一个洛杉矶的六人人声组合的男中音Nate George更新他的Facebook状态之后。这条状态是关于美国电视节目“The Sing-Off”的评论;随之而来的则是一次很有意思的讨论,涉及到专家内行的观点和许多关于阿卡贝拉的领悟。
    这次我要坚决打破“博客字数不许超过一页”的规则,因为这片文章虽然很长,但如果你爱好人声音乐的话一定会觉得它值得一读。这次的讨论也不仅仅局限在美国国内;许多思考,尤其是阿卡贝拉在公众中的形象问题同样适用于欧洲音乐圈。
 

Nate George:
希望“学院派阿卡贝拉”不是阿卡贝拉在流行音乐中的唯一形象。那些进行世界巡回的专业人声组合呢?我在里说这话你们可别打我!

David Michael Loucks:
兄弟,我们都这么想。现在这个局面可真令人伤心。对Sing Off的感激无以言表。

Stephen Saxon:
被误解和彻底被忽略到底哪个更糟?我不知道,但也许刚入门也比门外汉要好。

Nate George:
我对学院派阿卡贝拉组合没有任何轻视的意思,他们中有些很出色;但是他们一般没有能做出专业唱片或活跃现场演出的资源和训练。由于他们代表了阿卡贝拉这一类音乐,阿卡贝拉就给人以业余之感,从而限制了来看演出买唱片的观众来源。

David Michael Loucks:
The Sing Off本应该,或是本可以在让专业组合做特别表演嘉宾这方面做得更多。那些专业组合一定会为了宣传曝光和参与这样一个活动而免费演出的。
你怎么可能在没有Take6,Rockapella,Real Group以及其他那么多组合的情况下办一场阿卡贝拉盛宴?Deke Sharon其实参与了幕后,但the House Jacks也没有亮相。这些组合中的任何一个(或是其他一些)就够了,多几个当然更好。
然而,他们找的却是著名或半著名但却没有任何阿卡贝拉知识的艺术家?Boyz II Men? Pussycat Dolls? Ben Folds? 让我喘喘吧。这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Boyz II Men的表演是任何嘉宾,评委甚至参赛选手中最差的!…
现在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阿卡贝拉就像魔鬼一样。真可悲。

Nate George:
我完全赞同!!!

Stephen Saxon:
其实,Bobby McFerrin还是有些阿卡贝拉的发言权的[偷笑],而且他出现的时候转变还是挺好的。Ben Folds只是作为合唱指导和Kerry Marsh一起做了次巡演(噢,你有没有看过Kerry Mars和Julia Dollison唱Maria Schneider的歌?一定没有,那个三月份就要发行了。并不完全是阿卡贝拉,但绝对是很棒的音乐!)我觉得Ben的评语是和一直以来最和音乐相关也是最聪明的。
Deke能把许多House Jacks的小花招当成“回归商业化”的音乐。我觉得这大部分甚至全部都来源于他们的唱片。
但是我要说清楚一点,我不是不同意你们的观点。基本上我的想法和你们是一致的。但这有点像病后康复(噢!)我更希望出现一些让我们向正确方向前进的变化,而不是继续看着这个始终没有变化的世界。完美主义也可能阻碍好的苗头。而且如果人们觉得阿卡贝拉就等于Tufts的男孩们,哎呀,那他们还不如完全不了解阿卡贝拉,不然就成了那四个高中出来的“The Music Man”在做的事情了。(我绝没有冒犯BSQ’s的意思,我和这个领域有许多合作,也很尊重他们)。

David Michael Loucks:
Bobby M是唯一一个靠谱的…虽然很多人都不知道他是一个真正的阿卡贝拉音乐家,所以… 对我来说这并不是非主流阿卡贝拉音乐家增加曝光的好办法。让McFerrin出现在选秀中就像是一个大鹅蛋中的亮点一样[虽然不知道这种比喻点在哪里但原文就是这样= =]
我知道Ben Folds高校阿卡贝拉的那一套。我没有冒犯Kerry Marsh的意思(我挺喜欢他的)…虽然我很尊敬他的音乐人精神,但是Ben Folds用一些学院派阿卡贝拉的元素制作了一张专辑并没有让他成为这方面的专家。我觉得他作为评委的问题是他的知识仅限于学院派阿卡贝拉,而那恰恰是阿卡贝拉音乐中最小支最业余的一部分。
我认为House Jacks的大气场音乐对于曝光宣传来说并不合格。我不是故意想挑起争论,只是想说明自己的立场和观点。

Stephen Saxon:
我在这里并没有轻视任何人的意思。
看过所有的表演之后,我觉得夺冠的组合实至名归。当然,他们都不是学院派。
如果他们再办下一季节目,就该由广义的“我们”(我不是在说我自己)来告诉他们专业及半专业的组合都能做些什么。Alpha / Nota是一个专业组合,而且他们在比赛中展示了自己的专业广度和深度。我见过他们而且很喜欢他们,对他们的胜利没有任何异议。实际上,我觉得每轮被淘汰的组合也很恰当。有些决定让我挺吃惊的,因为我本想制作人可能会更倾向于在决定中考虑更多非音乐的因素。
如果The Idea of North,或者M-Pact,或者其他任何一个专业组合想要横扫这项赛事的话,那可就有好戏看了。但是冠军奖励对这些已经出过唱片并且经常巡演的组合来说没有什么诱惑力。Take6,the Real Group,TION或者M-P并不需要和索尼的一纸合约,也不需要十万美元的奖金,如果那些真的能对他们的事业发展有帮助的话。这样一来就变成了半专业和业余组合之间的竞赛(有点像原来的奥运会:-))

Tom Keyes:
伙计们你们的讨论真有意思… 我只提一点:我知道的大多数参加试镜的专业和半专业组合最后都被节目拒绝了。也许他们拒绝了合约不愿意做出改变,但是我怀疑Face, Nota,和 Maxx Factor不是唯一签了合约的非学院派组合(也许David你知道M-pact组合是怎么回事)。你们在电视屏幕上看到的是制片人精心挑选过后的组合。也许制片人觉得像M-pact那样的组合在赛程中并没有足够的成长空间吧。

David Michael Loucks:
这正是我想说的。不论合约有多丰厚,任何已经有了收入的组合都不大会参加选秀。制作人想办一场业余选秀(也只有业余爱好者才会愿意想要这样的合约)的决定是没错的,但是…不提供任何历史背景,业内的顶尖团体也没有出现(即使通过视频露个面也没有),这是很令人失望的。
    有这样的前提在先,我不觉得真的到了该“我们”去告诉他们真正的阿卡贝拉组合能做些什么的时候。那些组合很多都是被制作人邀请到节目中的,但是并不会拿到合约,因为这样一来对那些专业组合来说就太荒谬了。我希望他们大多数因为不参与而感到高兴,因为大多数都同意这个节目让他们看上去糟透了。节目制作人决定歌曲的选择,编排,演出服装,编舞动作… 几乎是这些歌手需要呈现的方方面面。这样一来,我们根本看不到他们真实的演出呈现。
    我同意那些应该赢得比赛的选手… 至少在迎合市场这方面十分突出。这背后的黑幕却是,有一些组合是专门为了参加这个比赛而组建的,包括最后的冠军在内。在NBC开始搜索“美国顶尖人声团体”之前他们压根不存在。我聊过的学院派团体中至少有一个告诉过我他们根本没有参加试镜,制片人不仅找到他们让他们参加比赛,而且还制定了具体的参赛人选… 甚至付钱给已有其他合约的关键成员让他们参加。这都是典型的真人秀幕后操作;和往常一样,这并不和“真实”或者艺人有关,而只是一场秀而已。
在我看来,一个向大众介绍展示真正阿卡贝拉的机会就这么错过了。NBC(以及我记不得名字的制作公司)有办这样一场选秀的眼光,但却在制作时遗漏了这么多关键因素,这真让我难受。这就像拍摄关于美国内战的纪录片但却不提Abraham Lincoln, Robert E. Lee和 Ulysses S. Grant一样。

David Michael Loucks:
Tom… 很多和我们(M-pact)聊过的参加了试镜的组合并没有签成合约。我们也参加了试镜,同样没有签约。我们根本不知道制作人会不会选择我们参加节目… 但是我们也不会知道因为我们压根不会签一份有如此多限制规定的合约。
当你不得不因合约规定放弃很多的时候,一份十万美元的索尼合同就并不那么值得追求了。

Tom Keyes:
我看到你们在那儿的时候就想到过这个问题。我的组合从没有到过签合同那一步,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具体评论的。至于是否值得,我的确是提到过“控制”的问题。

Stephen Saxon:
换话题之前再让我多说一句。制作人照着Harmony Sweepstakes全国总决赛的样子来做这场比赛(甚至连从全国每个地区挑选选手这一点都是一样的)。他们录下了2008年的整场决赛——一整天的,不仅仅是最后的表演——包括各种对选手的采访。我是那一年的表演者之一。当我看到合约(而且得知签下合约才能在决赛表演)时,我把那些讨厌的条款打了无数个叉并标出了每一项改动(他们一份我一份)。伙计们,千万别忘记任何给你的合约是让你修改的法律选项。一份合同是需要双方同意的,不是非黑即白的选择。当然,这场比赛也不是那么回事。
    但是考虑到他们用这场比赛作为模版,我觉得他们比原版做得好多了。他们本可以做得更好的,但是我觉得他们也本可能做得很差。 只是让Deke帮助那些组合克服音乐连接上的问题就已经能让他们受益匪浅了。我猜每个组合同样还得把他们的新演出服带回家。也许我是个半吊子,但是连Face都应该会因全国曝光的机会而感到高兴吧,即使他们只能唱1.25首歌。也可能是位居第二的学院派组合得到最好的结果:他们不需要被索尼提供的合约所束缚,同时也得到了大量曝光机会,增加了大量粉丝。

Florian Städtler:
嗨大家好,我不知道从美国以外的角度参加讨论是否合适。但是因为欧洲电视和广播经常模仿美国的每一项娱乐节目,一般有一年左右延迟;欧洲的阿卡贝拉团体也可能或早或晚地遇到这个“现实性问题”。
与美国和欧洲的专业阿卡组合交流,我可以想象在那边会进行同样的讨论。阿卡贝拉和人声组合为了增加主流媒体曝光到底应该妥协到什么地步。顺便说一句:其实这也不仅仅是阿卡贝拉的问题。作为中介,没有一个我共事过的组合会在艺术表演问题上同意被他人限制的。
    我觉得制作人也知道他们不会和严肃的专业艺术团体签合约的,那样会使那些组合变成娱乐化电视节目的玩偶。而且制作人也应该会更喜欢这样,因为那些年轻的业余团体(有一些的确很棒,甚至接近专业的水平)会更容易控制,也会更容易被塞到真人秀的模板里。
那么美国和欧洲的阿卡贝拉人声艺术家们能做些什么呢?首先,我觉得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是相互需要的。没有半专业和业余的团体,也就没有了专业团体一说。想象一下除了NBA就没有其他篮球组织,除了the Primera Division就没有其他西班牙足球组织等等。合唱在成为一种职业之前首先是一项社会活动,歌手们大多也是其他歌手的听众。
    如果我们共同的目标是创造更好的音乐和给更多歌手,编曲者,制作人,工程师,赞助者,现在和未来的支持者创造机会的话, 高校和业余团体也需要国际化的组合:他们可以告诉观众阿卡贝拉到底能做些什么,而且这种音乐形式是艺术上极其突出,并像其他现代音乐形式一样独立存在的。
难道这不能成为CASA的战略目标吗?用能容纳万人的大厅承载阿卡贝拉音乐的旗帜组合Rockapella, m-pact, Housejacks,Take6,也许还有国际顶尖的表演团体The Real Group, Rajaton, The Idea of North, A’Cappella Express, The Swingle Singers, Vocal Sampling…
期待你们的回复。

Willy Eteson :
我们读到这些都感到很有意思! The swingle Singers去年年底的时候在我们公司总部,那个时候英国达人秀正在楼里进行录制。出于好奇我们瞟了一眼申请表(甚至还因为好玩编了一些组合名字),但还是决定不去搅和,因为合同实在太拘束了。那基本上意味着要放弃一年半内已经约好的工作!实在不怎么诱人。
我不确定对于这个问题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因为我同意在这儿吐槽的关于这些真人秀的观点。专业阿卡贝拉团体怎么能制造出一些让广大观众着迷的“真实台本”呢?我觉得如果你能有这个机会的话,你得(不是教练就是其他类似角色)加入他们;或者在我们内部的阿卡贝拉音乐节办一个类似的业余比赛等。当然我可不能保证赢家会有十万块的奖金!

Willy Eteson :
噢嗨Florian!看上去欧洲已经静下来看问题了!需要业余和专业团体的想法是正确的,虽然业余团体得到更多的曝光是挺主次颠倒的。总之,我觉得这对介绍推广阿卡贝拉是好的。也许我们应该为阿卡贝拉争取一个格莱美奖项!

Florian Städtler:
Willy,人为设计的真人秀喜欢把舞台留给非专业团体。说实话我没看过美国偶像,但是德国版的 “Deutschland sucht den Superstar” (德国巨星搜寻计划)在我看来,只有百分之十的艺术成分,其余则是由百分之八十的窥私欲和百分之十的媚俗组成。我仍然相信真正的艺术家是有其一席之地的。阿卡贝拉如果能占据百分之十的音乐市场就挺好的,不是吗?;-)

Nate George :
这个比赛的制作人本应该把比赛打造成“寻找下一个巨星人声组合”的,在他们的帮助下把一个业余组合变成专业的。而不是一个代表阿卡贝拉最高水平的“超人气组合”。他们虽然标榜寻找最佳阿卡贝拉组合,但事实上却只顾花钱邀请大学团体参加比赛;这证明了我的观点,即在媒体看来,大学组合就是阿卡贝拉的“门面”。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对阿卡贝拉有所了解的朋友。他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居然是:“在Red Harmony里有几名成员?”当我告诉他“有六个”的时候,他表示很惊讶。他所知道的阿卡贝拉组合(很明显只有大学团体)成员数目至少是这个的两倍。在我对其他人提起阿卡贝拉时,他们总喜欢与大学团体比较,这绝对不是第一次了。
    如果他们想做一档关于“世界最佳组合”的节目,制作人就应该进行调查搜索,找出那些有“终极对决”实力的顶级组合(我必须说明,在打这些词的时候我一直在大笑:-))。能够展示绝对实力并让一个已经是专业的团队值得一搏的奖励,这会是最理想的情况,因为这样全世界就能看到现在的“人声组合”到底是个什么状况。然后他们应该找一些阿卡贝拉界的富有经验的表演者/导演的权威,给他们做一个幕后故事,让世界都知道他们的成就,也许再把那些组合请到舞台上表演。也许对于那些对阿卡贝拉一无所知的人来说这些内容并不吸引人,但是制作人仍然可以使节目变得吸引眼球,加入一些戏剧化因素,做好他们向大众兜售节目这一本职工作就够了。如果他们能把一档关于钓鱼的节目做得十分精彩(就像“Deadliest catch”一样哈哈哈),他们就绝对可以把关于阿卡贝拉的节目做得风生水起。
 
Florian Städtler:
Nate,我觉得即使考虑到金钱,那些组合还是会很自然地想要一起唱歌而不是相互比拼。这正是团队歌唱的核心:分享体验。可能这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怎么样,但是正如Willy之前说过的:创造既有艺术价值又能娱乐大众的形式和理念是我们的工作。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David Michael Loucks:
Stephen, 拿FACE举个例子。在我看来,他们完全是被制作公司设计准备出来的。不只是这样,他们表演的歌曲(远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也是由制作人挑选,重新制作的;主唱被放到了组合里另一个不同的人身上;他们的表演是由技术人员混音的,而不是他们自己的特色(全场的混音从头到尾都很可怕)。所有的一起都不由组合自己选择。然后,评委还质疑他们根据节目选择的歌曲,多讽刺啊。对于FACE来说真是太糟糕了。如果我是FACE的一员, 我会对节目提供的曝光机会表示非常失望,而不是在适度表示激动的同时礼貌顺从地说出谢谢。
    不幸的是,没有人看到FACE在演唱会时的表演,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足够好到赢得比赛。 但至少他们可以真实地表现自己。
再一次,我觉得把节目办成一场业余比赛挺好的,而且我同意Florian,相对于专业团体,我们同样需要业余者。我希望,作为像Sing Off这样比赛的结果,每个人都能对人声音乐更加感兴趣;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那些先驱和顶级的表演者们。

Nate George :
Florian,没错,我同意,顶级组合的展示一定会很棒!是举行电视直播的音乐节,而不是比赛!

Florian Städtler:
这是需要努力和长期计划的,以及有音乐和商业才能的人才的大量时间精力。让我们越过大西洋的阻碍共同努力吧。
而且我很感谢大家发起了这次讨论。这是一次非常重要而宝贵的了解不同观点的机会。

Tom Keyes:
刚才Florian所说的,如果让我来翻译一下,就是如果你想让某件事正确地完成,你就得自己去做。;)
David,我喜欢你上一条留言所说的一切,并且完全赞同,除了一个小地方。我不觉得严格意义上说这个节目“忽略”了那些阿卡贝拉先驱。毕竟Deke自己就是一个专业顾问。他们有没有谈论过当代阿卡贝拉的历史,或给他任何上镜机会?显然没有,但他们经过考虑,选择了让他加入而不是彻底忽略他。有所进步,我觉得这就是我想说的。我愿意打赌其他有组合参加的节目完全不会做这些考虑(对那些组合的混乱安置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郑重声明, 如果给Boys II Men(还是Boys 3 Men?)那位或Nick Lachey少点镜头,或者增加一些有实力的组合的画面,我将会很喜欢的。
    我觉得 做电视节目的人无时无刻不在冒险,每次他们拿着别人的钱在一项新领域进行探索时,他们是有理由保持警惕的。但是这种保守的成功可以带来随后更大更好的机会。也许明年他们会办直播对抗赛而不是预先录制好的(所谓的“现场乐队”),也会有更好更专业的评委;还有更大的场地,这样下次来参加现场录制的人们就不会因人数过多被赶走了(是吧Nate?)
只要我们还一直有展示自己真实自我的机会(比如m-pact从没因为他们没有14名甜美的女性成员而失去过一次演出… 我绝没有冒犯的意思),我们会没事的;而更多的曝光会让人们在预定演出票时弄清我们并不是唱教堂合唱音乐的。

Deke Sharon:
这场讨论真棒!十年前阿卡贝拉还只是拟声或古典唱法,但现在它已经变成了流行音乐——这是巨大的跨越。同时,美国偶像也不再只关注艾瑞莎·弗兰克林类的歌手了…
 
Willy Eteson :
    这的确是事实——最棒的是,就像DEKE指出的一样,我们已经有所进步。节目已经在波士顿开始的时候,我在华盛顿邮报上读到一则评论,证明阿卡贝拉就是“不需要乐器”的音乐;那简直就是当面给了制作人一巴掌!我能理解那种沮丧,在一些地区阿卡贝拉相对广为人知,但在这儿,英国的人们还在努力接受当中——他们还在说“噢这就像barbershop组合一样!”我赞同混音——我不知道对于习惯录音室但混音直播一团糟的组合来说会是什么样;我对接受评委点评现场表演的每个组合都感同身受。对了,Nate谢谢你的热情招待!顺便拜访感觉真好!

David Michael Loucks:
    Tom… 虽然Deke 在这个节目里担任了一个幕后角色(在我看来是个聪明的行为),但是收看这个节目的人没有一个会比节目播出之前知道更多关于Deke Sharon或者the House Jacks的信息的。这就是我说“没有给阿卡大咖们曝光机会”的意思。对于大众来说根本就没有一个标准来衡量好的阿卡贝拉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这就是我觉得这个节目存在的最大问题。(请理解这并不是因为M-pact没有能上节目而发出的愤慨咒骂。我们选择不参与其中,而且相信我,在看了节目之后我们很高兴之前的选择。

David Michael Loucks:
Deke,你关于这些的意见都是对的… 但是你也可能料到了,我和这个节目也有些过节。:-)

Nate George:
别客气,Willy! 每次收到你的消息我总是很开心!:-) 我的帖子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兴趣,我感到十分激动。我同意Florian的观点,我们需要有更多这样的讨论。也许有些想法真的可以帮助我们使我们的阿卡贝拉音乐更加主流化。我肯定让我们的创造力向制作人屈服绝不是达成主流地位的唯一办法!
 
Deke Sharon:
以上的设想都很好,但事实是网络电视从不是教育启发性的,正如美国偶像并不能教会任何人唱歌一样。在即使没有给the King’s Singers这类组合做专题的情况下,Bobby McFerrin出现在决赛中以及对现代阿卡贝拉的敬意使这个比赛做到了纯收益。如果有第二季我想我会参与录制(上次我没参加),而且有可能会有更多的组合参与(长期来看)。我们已经跨过了开头的几个难题了(声音问题等等);所以我觉得这应该会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Deke Sharon:
顺便提一句——即使不管这里任何人的想法,Boyz II Men是唯一一个音乐史上有两支榜单前四十单曲的阿卡贝拉组合。这是个意义非常的数据。Bobby McFerrin是毫无争议的王者;充满勇气和胆量的录制终于有所回报。而且他自己还有一只前四十的阿卡贝拉单曲(the Real Group, Rockapella和Take 6从未有过的成绩)。如果你觉得其他人还有过火爆的上榜阿卡贝拉歌曲(Huey Lewis, Nylons, All4One, Shai…),那他们也是两个有过此成绩的组合之一。在我看来,如果还有第二季的话,我们会看到更多。

David Michael Loucks:
说得好Deke。你提出了几个很有力的观点,但即使这样我也不同意(鉴于我其他的帖子来看应该毫不意外)。:-)
1. 我不觉得“美国偶像教人唱歌”这个类比适合我们的情况。事实是,我们在讨论的是阿卡贝拉的传播,而且我只是指出世界顶级阿卡贝拉组合还不广为人知。我还是觉得这个节目可以在介绍几个超有才但名气小的组合上多下点功夫。那和教育启发性可不是一回事。
2. Boys II Men也许有过两支前四十阿卡贝拉单曲,但是再次强调,我不认为大家把他们看做一个阿卡贝拉组合。让他们成为节目的一部分来吸引观众没什么问题,我明白;但如果紧接着能有一个真正顶级的阿卡贝拉组合出现,不仅仅是作为“表演嘉宾”,而是代表大部分美国人不知道的阿卡贝拉精英的话,情况会好得多。每个人都已经知道Boyz II Men这个组合了,而且…很抱歉,但他们是并不是高质量阿卡贝拉的好例子,不管有没有那些榜单歌曲。我觉得他们在美国式的思维下把标准定得太低了。
我已经说明了Bobby M是个稳妥的选择,也是节目最棒的一部分;但也正是因为他的著名,使他不能把公众引向一个新的方向。他会是个理想的评委。
    说了这么多,Deke,我真的很高兴你能参与到节目中,这是我的观点中另一大亮点。虽然我是个有一说一的人,我真的非常非常希望节目能够取得成功。我会在新一季到来时好好欣赏的。

Florian Städtler:
Deke,继续在先锋的道路上前进吧。让我们永远期待看到更好的结果。这会是一条由无数小步组成,还会有弯路的漫长进程。
我喜欢能做成事情的人。而且Deke Sharon参与到这个(领头的)节目中就证明了他和当代阿卡贝拉已经有所建树和口碑。
另外,在欧洲,情况和这边很相似;而且我们面前仍然还有这个Deke提到过的发展的过程。你们应该都知道the Comedian Harmonists,作为音乐家和娱乐家都取得了很了不起的成就。然而,在德国,这个the Comedian Harmonists故乡的阿卡贝拉组合,却非常关注趣味性,写一些好玩的歌词,唱一些好玩的和弦等等,而不是创造一些好的原创素材和高质量的编曲。结果,那里的人觉得这就是阿卡贝拉——和美国这边长时间认为barbershop就是阿卡贝拉惊人相似。
读你的帖子对我来说是非常宝贵的,我觉得这种讨论提供了很多内部的洞察和思考,谢谢-每个人所作出的贡献。我觉得如果能有更多阿卡贝拉的相关活动者参与到这个讨论中就更棒了——有任何人反对把这次讨论公开吗?(其实是公开给Nate的朋友)

你觉得哪些组合或人应该出现在Vocal Blog的采访系列中?你想为Vocal Blog对某人进行采访吗?好帖子会被发到info@vocal-blog.net,我们期待你的加入与贡献。



【此讨论发生在Sing Off第一季播出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