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动漫  »  初恋是CV大神
初恋是CV大神更新至29集
初恋是CV大神
别名:
主演:内详  
类型:动漫
导演:内详  
地区:大陆
年份:2020
语言:国语
简介:五年前,阮芷与暗恋对象祁湛很不愉快地分手。五年后的现在,事情来得突然,来不及防备的重逢打乱了她的生活……男神,你不是学建筑的吗?怎么会变成她配音公司的老板?什么?隐藏的偶像CV大神竟然也是你?很久以后被祁湛吃得死死的阮芷不禁暗自腹诽,原来男神套路这么深!

看这部片子要是不幸被剧透,那感觉大概跟飞完粉的Kase浑身中弹不会痛一样。便利是便利啦,可是那样麻木真的好吗?

以下强剧透

========

法版加上“最后的yakuza”这个副标题,其实挺好,否则标题“First Love”承载的奇妙错位还要再添一层。Leo不是Monica的初恋,而全片最罗曼蒂克之处大概也不在两位主角的恋情。当武士刀(道?)的传人Gondo放开方向盘,迎头驶入朝阳,身后无数警车警笛大作车灯闪闪,宛如一场虚幻而壮烈的盛大出殡,谁能说这不是又一位不再年轻的导演在为自己毕生所好唱起令人感伤的挽歌?

正如昆汀老师的“正义”偏要在目中无人、傲慢粗俗的疑似杀妻犯身上还魂,三池老师所缅怀的“仁义”微光也须由看似并不可能的人物集中闪现——不是我要比,“塔伦蒂诺式浪漫喜剧”,预告片就是这么写的。开篇就被指“破坏规矩”的中国黑帮,派出个连名姓都没讲清楚的女人(字幕写罗马音Chia,全名听起来比较像Jiaqi)。似乎有人帮着西方观众瞎操心,怕文化差异造成理解隔阂。《世界报》那些闭门造车的知识分子评个东洋邪典,抛出一连串“存在的危机”“尼采的微笑”这样的大词,固然显得装腔作势,贻笑大方,然而一个混黑道的女人,又不是道学家,她所理解的仁义又能有多复杂、多抽象呢?无非是沉迷电影里刚正不阿的黑帮形象,加上心中对不滥杀无辜原则的坚守罢了。

她搞不清Leo为何出现在混战现场,情急之下大声问他“黑道还是平民”,他答“平民”。倘若是个陌生人,她恐怕不能这么轻易放走他,毕竟在这个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年代,警察无能而堕落,黑帮被外人渗透还不算,就连浓眉大眼的自己人也唯利是图,肆无忌惮大搞窝里反。日本帮是这个样子,中国帮也好不到哪里去,到处都是谎言与背叛。

可她是相信他的。那时候她在他打工的餐馆花痴中国女性最为熟悉的日本男星,他就一言不发地剥着皮蛋。她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于是决定放他一命。但这小子就是横,偏要抢走帮派的目标人物Monica。杀完一圈回来,他不但没走,还朝她举枪,带着誓死捍卫身后女孩的戾气。她再次问他“黑道还是平民”,他答“平民”。

一个平民,在她面前紧张得气都喘不匀,才第一次碰枪就敢只身叫板黑社会。她眼前大概出现了巅峰时代的高仓健,英勇、正直、伟岸。她再次叫他快走——这一次带上他的女孩……就是这样一个以银幕上的高仓健为偶像的女人,试想她如何能够忍受现实中手握杀人执照之权力代表的欺诈与肮脏?于是当坏蛋警察为自己勾结黑帮狡辩,她忍无可忍崩掉他的脑袋,哪怕换来下一秒血溅当场。三池老师很公平,一曲挽歌既给日本黑道,也给中国黑道;既给男人,也给女人。

不得不说,深谙罗曼蒂克精髓的三池老师很体谅女人。不是高人一等的同情,而是怀着热爱的同感。若不是碍于Monica演员那令人尴尬的演技,我们应该更容易感受到这点。托马斯感到特蕾莎是个放在草篮子里顺水漂来的孩子,他又怎能让其顺流漂向狂暴汹涌的江涛?昆德拉说爱情产生于一个比喻,如果没有营救弃儿的故事,人们也写不出传奇。Leo把暂时脱离危险的Monica留在鱼龙混杂的新宿街头,忍不住频频回头看。她的身影蜷缩在铁丝网背后,像被困在笼子里的小动物,她是一个被猥琐老爸卖掉的孤儿,与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的他没什么两样。毒瘾发作的Monica把Leo当成自己的初恋,一个曾经为她向她的混账老爸出拳的男孩。这时的她是弱者,是要他拯救的对象。这时产生的不是爱情。

在我涉猎甚少的日本文艺里,daddy issue是个出现得太过频繁的话题,这大概是东亚父权社会的忠实映射。不过当Monica听着Leo给的歌,父亲的幻象不再阴森可怖,而是摇身一变跳起舞来,成了滑稽的丑角。在他的陪伴下,父亲强加的恐惧逐渐瓦解。那个畏缩在父亲阴影之下的小女孩从她身上脱离开来,她把她留在童年的屋子里了。最后关头,她不再怕得浑身发抖,反而一脚踢上幻觉中父亲的要害。当年的救赎来自初恋挥出的拳头,如今则由自己来完成。冷水澡冲走血迹(对这么一部浪漫主义电影,硬要要求写实的话也太煞风景了),也冲走过去的一切,初恋的魔咒消除了,正如父亲的魔咒随着白粉飞入东京的夜色。她终于可以清清白白地面对真实的爱情了。

因此,这场《初恋》即便节奏上有所欠缺,叙事上却臻于完满。川端老师是不是曾说,日本文化纵使感伤,却毫无西洋那种彻头彻尾的虚无绝望之感?(《世界报》的哲学家们,求求了!)就连死也不是绝望的,单凭头颅就能绽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如果侥幸大难不死,那就要长长久久地活,孤儿和妓女更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在一个连斯科塞斯都没钱拍黑帮的世道,三池老师虽唱起挽歌,神经质的调调却像Leo的随身曲库,依然欢天喜地,引人鼓掌,引人发笑。